浮青

(狗崽)元夕

今天是正月十四了,明天就是上元节。

晴明在院子里溜达着,寻思是不是在十五凌晨抽个蓝票什么的,沾沾元宵佳节的喜庆劲,再请一尊SSR大神回家。

晴明打死也不肯承认自己祖籍非洲,即使到目前为止他只抽过一条咸鱼川和一只跟狸猫有得一拼的酒吞。

身为一个正直勇敢慈爱的父亲,他多么想给自家崽子找一位老公,给黑哥哥和白弟弟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弟(儿)子啊!

然而,这群跳脱的损色孩子从来不理解他的良苦用心。白狼天天跟在博雅后头,桃花妖妹妹暴击一次比登天还难,姑姑倒是想帮忙可是抢不着火是硬伤,狐狸倒还算配合,拿了火突突个七八下,就是天天唉声叹气的惹人怜。

崽啊,阿爸也想给你找个男朋友啊!

有天晴明憋不住了,问狐狸:“崽子啊,你告诉阿爸,你喜欢啥样的?不管是R还是SR阿爸都能帮你请来!”

狐狸哀怨地叹了口气,夏虫都为他静默:“阿爸,小生心中唯有大天狗大人一人啊!”

……什么鬼,为啥只有我家的狐狸是个gay,人家家里的都好好的?

路过的博雅:“晴明你可能抽了只假狐狸。”

滚!

……

狐狸坐在院中的樱花树上,眺望远处人类的城镇。

晴明是白狐之子,数年容颜不改,他的院落也仿佛遗世独立于时光之外,不染分毫寒冬凛冽。

而人间,正月元夕前夜,已是白雪皑皑,灯火辉煌。人类辛苦劳作一年,在辞岁迎新之时好好休憩生息,元夕正意味着春节的结束。

在元夕,人们要快乐,要热闹,要将所有期盼与心愿寄于来年,然后,元夕后,便要再次投入到辛苦忙碌的工作中去了。

狐狸曾觉得,人活短短百年,却终身忙于劳作,多么无趣乏味。但后来,有妖告诉他,那是为了生活。

为什么你能如此通透清楚地理解人类呢?明明寿命不同种族亦迥然。也许正因为此,你才能有包容天下的胸怀和追求大义的志向吧?想小生,最多也只能追逐镜中繁花水中明月。

可是,既如此,你为何会选择黑晴明呢?你真的能在那里找到你一直追寻的答案吗?

我在晴明这里,看到帚神狸猫嬉戏打闹时,看到晴明温柔地跟神乐博雅比丘尼还有我们说话时,看到桃花樱花鲤鱼小姐说起女孩子的话题开心地笑作一团时,总会想到你。

你在那冷冰冰的地方还过得开心吗?你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吗?

我始终不懂,什么样的大义,是需要把善良快乐排除在外的呢?

好久不见啦,大天狗大人。狐狸无声地冲山下灯火阑珊的人间举杯,目光却仿佛越过时间向多年前的那个家伙和自己。

……

大天狗是在凝视月光时才忽然忆起,已经快到元夕了。

他忽然记起,多年前在人类的灯会上,稍微喝了点酒的狐狸忽然眯起妩媚的桃花眼,有点疑惑又很认真地问,人类为什么总在奔走忙碌。眉目之间全无平日的轻佻。

为了生活。自己那时是这样回答的。人类虽然生命短暂,但是他们为了亲人、爱人能有更好的生活,一直都十分努力,即使力量微小也从不妄自菲薄,而是始终踏踏实实地努力着。

这样啊。那狐狸眼睛眯地更甚,几乎成了弯弯的月亮。我喜欢这样的人类。

突然的直白话语想猫尾草,在自己心中挠了一下,原来这狐狸还有如此的真性情,倒是从前小看他了。

那之后,又兜兜转转许多年,跟那只狐狸也没见过几面,只知道他也跟了一位阴阳师--啊,就是跟黑晴明大人作对的那一位--日子似乎还算自在。

好久不见啦,狐狸。

忽然想吹笛子了,还有些想喝酒。大天狗无声的张开翅膀像是要穿过遥远的空间,飞到那只狐狸身边,再一次,多年后再一次与他对饮而谈。

人间,万家灯火,岁月静好。

#阴阳师同人文#一个有崽崽却没有狗的寮

身为一个非酋,晴明认为,自己有狐崽有姑姑有草总有有狼妹还有一只复活桃子,战斗力是完全比得上那些SSR扎堆的欧神的。

当然,如果可以,来几个靠谱的SSR也是可以的,例如酒鬼痴汉搞基二人组,再例如美艳无双的阎魔SAMA,再再例如清冷美艳的灯姐姐,再再再例如咱家崽崽天天盼星盼月也没求来的大天狗SAMA……

话说…别人家的狐狸不是都好美色吗?天天围着鲤鱼精妹妹蝴蝶精妹妹雪女姐姐三尾狐姐姐转来转去的,怎么我家的狐狸天天对月哀叹“天狗大人何以不愿光临寒舍小生久闻天狗大人倾国倾城不对是刚正不阿只盼一见领略大人风采不对是风范”

非洲晴明表示也是醉醉哒。

这一天,寮组织委员会发了几张蓝票子,据说是为了庆祝清明节…

什么鬼?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今年清明还早着呢难道是想庆祝去年清明吗?

当然,有蓝票不要是瓜子,不抽白不抽。

本着反正这票子是送到不是买的,在全非寮成员殷切期盼中,晴明开始做法(划掉)召唤。

虽然看上去一副混不在意的样子,晴明其实是很走心的,他甚至专门跟自己的好朋友一号--欧洲神乐、好朋友二号--欧洲源博雅请教了召唤攻略。

首先,沐浴焚香,斋戒三日,祛除心中杂念。
然后……熬到半夜两点半,拿出蓝票,画一个贞子……

→_→

吾之挚友,汝等可是认真的?如此甚好。二位友人如此倾力相助,晴明唯有“友尽”以报。

总之,在一系列靠谱不靠谱的准备工作之后,晴明开始了召唤。

金光闪过--SSR!

荒川之主!

MD,咸鱼之王!(´Д⊂ヽ

晴明抹一把泪,并不气馁。

又一阵金光!醉鬼!

赞!晴明眼睛一下子亮了。他低头看看手里的最后一张票子--诸天神明保佑,保佑在下招出大天狗!

……要死啊清姬…SR三耻之…首!

于是,寮里依然没有大天狗。狐狸依旧哀怨地望月兴叹,不高兴了还时不时从一只三十突的好狐狸变身成二突子……

呐,心情,不错呢,在这冬日独自的暖阳之下。
呐,鲁鲁修SAMA,您还孤独着吗?
我想画一幅画,谱一支曲,言一首诗。
试着写下一个故事,
竟我自己多年的遗憾……
我想您能笑着,说自己幸福……